主欄目: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主頁 > 公司新聞 > 工商新聞 >

代堵公司工商注冊登記遇到難題

來源:注冊公司??點擊率:次?日期:2011-08-06 09:27

 

工商執法人員稱,代堵是新生事物,目前工商注冊范圍內還沒這一項,對這一行業的規范性條款更是缺失,目前代堵工作者均為無照經營或超范圍經營。

在山東濟南交通高峰堵車較為頻繁的路段,一些代堵公司的小廣告悄然出現。日前,濟南市部分代駕公司開辟了代堵服務,若車主在市區遭遇嚴重堵車,又不巧有急事需趕路,只要一個電話,兩名代堵人員就會在15分鐘內騎電動車趕到現場,一人使用電動車將車主送到目的地,另一人則坐進駕駛室,繼續替車主挨堵,等路通了再把車輛送到車主指定地點。

而在武漢,代堵公司的出現似乎更早。元旦這天中午,武漢市民肖先生要去武昌南湖參加一個重要宴會,駕車行至武珞路路口時遭遇嚴重堵車。眼看短期疏通無望,他給武漢全城快幫跑腿公司經理袁俊俊打了個電話。

袁俊俊帶人乘摩的約10分鐘后趕至現場,替肖先生開車、挨堵,肖先生則乘摩的抄近路奔赴南湖。袁俊俊說,因為與肖先生之前相熟,所以只打對折收了50元勞務費,但這讓他堅定了公司增加“代堵”業務的決心。目前,他正訂制首批5萬份代堵名片,擬在武漢各大堵點散發。

類似的情況曾出現在武漢安廣汽車駕駛服務公司。該公司總經理黃喜忠介紹,上月中旬一天,公司接到一位女士電話:“我堵在漢口武勝路了,堵得頭暈、心慌,你們能不能派個人幫我把車開回去?”黃喜忠立即派了位代駕員前往武勝路將車送至該女士指定地點,該女士下車稍事歇息后自行返回家中。

起步價80元到400元不等

目前,武漢市有專門代駕公司10余家,一些汽車租賃公司也同時經營代駕業務,其中許多公司稱可以受理代堵業務。

黃喜忠稱,僅2010年圣誕節前后,公司就接到數筆代堵業務。“要求代堵的女性居多,有的手頭有急事需要處理,有的因長期堵車出現身體不適。”

談及收費,袁俊俊、黃喜忠均表示10公里內起價為80元,10公里以外則根據公里數再加價。“代駕、代堵前,公司都會向客戶提供一份合同,何時還車、如何收費、權責認定等,都有詳細規定。”黃喜忠說。

據介紹,濟南此類代堵服務的收費標準則要高很多,起步價從120元到400元不等,根據運送的人數(默認為一人)、超出的范圍公里數,酌情加價30元至100元不等。代堵人員都是代駕出身的老駕駛員,在技術上一般沒有問題。

為了應付各種復雜棘手的路況,第一時間“搶救”出車主,代堵公司聲稱,已做好了“萬全準備”。例如,有時車主被堵在高架路上,但根據交規,電動車上不了高架。這時,如果車主離高架路出口近,可以打雙跳燈后,直接從出口匝道上跑下來;如果離出口很遠,代堵人員會騎電動車直接上高架路接人。

車主:代堵稱得上雪中送炭

對于代堵服務,一些車主直言,遇到緊急情況時,代堵服務稱得上雪中送炭。濟南市民王玉明說,他上周日遇到一次到北京洽談重要業務的公關活動,在駕車去遙墻機場的路上,車被堵在了二環東路高架路上。路堵了1個小時還沒被疏通。沒辦法,王先生就啟用了朋友推薦的代堵公司。隨后,代堵人員以最快的速度將王先生送至機場,并按要求將車輛送達指定地點。王先生說,他付出了500元的代堵費,挽回了公司100多萬元經濟損失。

許多車主愿高價請代堵

濟南市民李先生說,前幾天,他也因前方車禍被堵在工業南路了,趕到位于二環西路的單位時,整整遲到了1個半小時,“這是我本月第三次遲到,按公司規定,這個月的津貼全沒了,1100多元啊。如果我早知道有干代堵的該多好!”

無獨有偶,山東大學的張慶教授說,前幾天,他參加一個報告會,因堵車整整遲到了1個小時,這讓眾多聽報告者大失所望,張教授對此事也感到很內疚,他說如果早知道有代堵的該多好。

武漢東湖高新區一家醫藥企業副總張先生說,上個月他獨自駕車走三環線前往天河機場,準備去北京參加一個重要商務談判。不料,在舵落口附近,遇上前方兩輛貨車相撞,路堵得水泄不通。最終,進退兩難又不能棄車而去的張先生一堵就是1個小時,只能坐等航班延誤。“有調查說武漢市民每月擁堵成本200元,在我身上1個小時的損失就遠不止這么多啊!”聽到武漢有人代堵,張先生稱若早知道有此業務,他愿意高價聘請。

杭州一貿易公司老總孫智誠說,上個月兩個客戶突然來公司,他著急地從蕭山方向往杭州市區趕,在中河高架遇上了前方追尾導致的堵車,結果晚了1個多小時,客戶很不高興。“碰到這種情況,如果有朋友能來幫忙當然最好,如果不巧他們都走不開,杭州又有比較誠信的代堵公司的話,我會考慮找他們來。畢竟有時做業務就像打仗,是爭分奪秒的事。”

公司屬無照經營

中國道路運輸協會高級工程師、北京市運輸管理局專家委員會委員張一兵說,由于代堵提供駕駛,并把人送到指定位置,從工商的角度,應該將其歸屬于客運服務,需要申請相關許可證,但從目前制度來看,審批會很難。

北京灝禮默律師事務所王沐昕說,未注冊的代堵公司屬違法經營,同時,由于沒有相配套的法律法規對其進行規范,客戶的權利很難得到保障。

警方則指出,摩托車和電動車不能上高架路,如果代堵人員將摩托車和電動車開上高架路,則要承擔違法行駛的風險及后果。

杭州愛安代駕服務有限公司是杭城首家注冊專業資質和許可證的代駕企業。總經理方榮華說,目前杭城代駕行業競爭激烈、生存不易,同行拼的都是人員素質和服務質量,代堵模式容易引發很多問題。“杭州現在堵車大部分都是在高架上,如果在一般路面上,即使前方發生事故堵塞了,也可以隨機應變繞走別的路;一旦高架上堵住了,代堵公司的電動車開上去就是違反交規,我們不會冒著違法行駛的風險去推出這類業務。”

便利背后暗藏三大風險

不少人對新生的代堵公司提出諸多質疑,并指出其中風險。

風險一:代堵人員對于被堵人員來說,是十足的陌生人,一旦其以代堵為名行不法之事怎么辦?代堵者會不會洗劫對方錢物?會不會送被堵車輛時“順手牽羊”?風險二:代堵者用摩托車急送被堵人員時,一旦途中發生事故怎么辦,代堵公司是否有能力賠付?送被堵車輛時若發生事故,責任該由誰承擔?風險三:被堵人員大都急著趕時間,很可能沒時間簽訂詳細的代堵協議或合同,一旦出現糾紛如何處理?

業內人士、武漢及時雨跑腿公司客戶經理李輝則認為,交通發生擁堵時,代堵服務讓被堵車主“獲救”。但護送他的摩托車、電動車穿行在車流中,無疑同時加重了交通壓力;另一方面,電動車、摩托車又涉嫌非法載人營運。

代堵亟待行業規范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代堵需求確實存在,但需求能否形成市場,并有盈利模式,尚無法確定。

而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但加強認為,雖然目前工商注冊范圍內尚無代堵一項,但它同屬于服務行業,只不過是一種新型的服務類別,所以,有關其行業規范,收費標準、權責認定、轉送工具,也均需有關部門作一個具體的規范。此外,如果代堵人員出具相關身份證明、代堵公司提供合同,消費者固然可以規避一定風險,但是但加強稱:“在時間緊急情況下,被堵者有時間去審查合同嗎?因此,代堵公司所提供的格式合同要做到在保障事主趕時間的同時,還要保障他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不應該有過多的對自己的免責條款。”

因此,但加強認為,消費者確實需要代堵服務時,一定要審慎行事。特別是在簽合約時,一定要看清楚對方的合同中作出的對消費者不公平、不合理或者減輕、免除其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的一些格式條款。

在家手工生产的赚钱项目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秒速快三必中计划 七星彩开奖查询结果 pc蛋蛋用户名 双色球选6红中6全部技巧 云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买双色球中奖率98%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 安徽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上海11选5玩法详解 今天的股票指数 苹果股市app下载 慧投金融配资 福彩6十1中奖对照表 安徽11选5 股票配资找